梦中的葵

再见,若有缘(鞠躬)

其实我也不想拖着笑春风不发的 但是我尊的好忙好忙好忙 高三狗的日常


笑春风03

这章挺好玩的,各位看官多多指教(。ò ∀ ó。)


第三章

“肖公子,时候不早了。您该起床了。”丫鬟甲看着睡得四仰八叉的肖大锤默默叹了口气,嘟囔道“真是可惜了这副好皮囊。”

“何人在此放肆!”肖大锤拔出了昨夜根送她的干将,剑尖直指那丫鬟。

“肖公子住手。”以莱斯一踏进肖大锤的房间就看到这样一副光景,心里又是一阵嘀咕,“肖公子请整理着装,今日武林大会就开始了。”

“以叔,不用整理什么着装了。我们走吧”只见肖大锤已经穿好昨日的黑衣,拿好了一盒酱牛肉。

“肖公子不打算换套衣服吗?”苍天啊!肖公子是你派下来折磨我的吗!以莱斯面不改色心不跳。

“不用。”




我是武林大会上一位小小的报名官,我以为这种工作我可以胜任的,直到那人的出现……

“报名。”肖大锤把干将剑重重的扔在报名台上,“在下肖大锤。”

“好的,肖大侠。”虽然我非常不想承认这个看上去非常矮的男子是大侠,但是为了我以后的前途,我忍了,“不知肖大侠你来自何派?”

“何派?我不是来自何派的啊。”肖大锤一脸困惑,“以叔,这人怎么乱说”

“肖公子,他的意思的你师承何门何派。”以莱斯现在非常想没有人认识他。

“哦,那你不早说。我师承图书馆派。”

“好的,肖大侠。请进吧”



“各位。”此人看上去膀大腰圆,内力倒是十分浑厚,说话竟让全场都听得清清楚楚。“首先在下先谢谢各路英雄豪杰赏脸来参加由在下举办的武林大会。既然参加了,在下就说说规则吧。第一关武试,这关不用废话大家都知道。这关就是谁能够在十个人的挑战下成功守擂谁就成功了。当然那输了的十位,就对不起您来一趟了。现在我宣布武林大会正式开始。”

“以叔,我就先去了。”肖大锤说完便上了擂台。“在下肖大锤,师承图书馆派。”

“这是个什么门派,听都没听过,让小爷我来会会你!”





“法盟主,十人已过。”肖大锤负剑而立。

“后生可畏啊。不知这位兄弟……”

“叫我肖大锤就好。”肖大锤正欲离开,却被法司寇叫住。

“不知肖贤侄手里拿的可是上古名剑——干将?”

“哦,好像是。”

“贤侄莫慌,先与我一同观看武试吧。”待肖大锤走到法司寇身旁,他才叫开始了下一场比赛。只见一身白衣飞上了擂台……

“民女根,无门无派。请各位英雄多多指教。”


“徒儿,你这次下山可谓是困难重重。记住师父的话,学会装疯卖傻。”

“徒儿谨记。”


笑春风

只看不点赞不评论 小心此文BE😏


第二章


“咦,这不是肖公子吗?怎么来我这里了?”以莱斯看着门口扛着锤子的黑衣男子眯了眯眼。

“以叔,废话不多说。我这次来是奉四师父之命,来抢夺武林大会的冠军的”肖大锤径直走向了绿豆糕,“所以这个武林大会是个什么搞头?四师父说我赢了就有吃不完的酱牛肉。”

以莱斯静静地抹了自己那光滑的脑门上的冷汗,“肖公子是有所不知了,这次武林大会是由现在的武林盟主法司寇举办,明面上只是切磋技艺,实则是为了找到下一任武林盟主。机器发来消息说这次一共有三关,第一关是比武就不用说了,第二三关则分别是比文采和定力。相信肖公子一定可以一举夺魁!”

以莱斯慷慨激昂的说完了自己所获取的情报,扭头望向肖大锤却只看到她满口都是食物,似乎根本没有听他在讲什么。李四兄,这真的是你的接班人吗?人吗?吗?此刻以莱斯的内心是崩溃的。

以莱斯扯了扯肖大锤的衣袖,“肖公子,据闻这次还有邪教教主参加,您可一定要小心啊。”

“哎呀,以叔你不要担心啦!我从小学习四师父教我的武功,不会被这种路人甲打败的。”

肖公子,你真的有好好听吗?我刚才说了有邪教教主啊……

“以叔,时间不早了。我去睡了。”肖大锤说完便面无表情的走了。




深夜……

“什么人!”肖大锤刚躺上床就听见门外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便拿起自己的锤子准备杀了那人。

“别动手,相公是我~”只见根一身白衣不施一点粉黛,头发散着在月光的照映下,活脱脱是个女鬼。

“根?”夜很静,基本上什么也听不到。于是肖大锤那咽口水的声音格外清楚。“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来干嘛?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相公~你不要那么凶嘛~人家只是睡不着来找你。”根一脸委屈的看着肖大锤,“人家知道你要参加武林大会,特地给你送兵器来了。”

“先进来吧,更深露重免得着凉。”肖大锤没管根,自己又坐上了床,“不是说做好姐妹吗?还有,我有兵器了。是我四师父亲自给我买的,花了整整三两银子。”

“相公,昨日我们分手之后我回家问了尊父。尊父说既然我决定以身相许就不要在乎你是男是女,所以,相公~妾身等武林大会结束之后就会立刻嫁给你。”根顺势坐在肖大锤腿上,肖大锤本想直接把根推开,但是不知怎么,突然有点舍不得根的那阵清香。“所以为了保证相公你不死在武林大会上,妾身特地为你带来了家传宝剑——干将。”

“莫邪剑呢?”肖大锤拿起那把剑身雪白的长剑问道。

“相公讨厌呢~人家才没有想和你用情侣剑呢~人家只是个女孩子~”根一脸娇羞。

“我问你,莫邪剑呢?”

“哦,不知道。”


笑春风

第一章

德西玛自建国以来,历二十位君主,而现今当权的是葛尔,他已经半条腿踏进了棺材,但仍是贪恋人世繁华,大兴土木,贪图享乐,民不聊生。而我们的故事就开始于此。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一位黑衣少年哼着曲子,走在通往纽约城的路上,不料从树林间传来了一阵阵不太悦耳的叫骂声。

“我说,你就从了大爷我吧。保证你吃香喝辣!”一位面容狰狞的大汉正试图撕扯掉眼前女子那不堪一击的衣衫。

“喂,我说”少年抬头看着那魁梧的大汉,“你长的也太丑了吧,有点影响我食欲。”

“哪里来的黄毛小子!”大汉一看只不过是个年轻的小鬼头,还以为是哪家的孩子到处乱跑便呵斥道,“没看到你爷爷我有正事吗!再不走废了你!”

只听的武器撞到骨头的声音以及大汉的叫声,并未见到少年移开身形。

“是这样废我吗?”少年踩着大汉的膝盖,“那你来吧。”

“大爷大爷,我知错了。放了我吧”

“还不快滚!”


“大侠请留步!”那位女子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裳,“还未请叫大侠尊姓大名。”

那黑衣少年看着眼前这个几乎和男子一样高的带着人兽无害的微笑的女子,像着了魔一样说道,“我叫肖大锤,没错就是锤子那个锤。我四师父说我这人三大五粗的,用锤子做兵器最合适了”

“民女根。”根微微欠一欠身,“肖大侠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民女只好以身相许。”


“民女只好以身相许~”当肖大锤听到这句话之后,内心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但是七师父教她做人要懂得礼貌,于是肖大锤默默甩开了那扯住自己衣袖的手。

“这位姑娘……”

“叫我根就好~相公”根娇羞的看着肖大锤。

“根姑娘,在下是要去纽约城参加武林大赛之人。旅途艰难无比,实在不宜娶亲。”肖大锤又默默远离了根几步,不料根又快步跟了上来。

“相公,妾身不在乎。要是相公你死了,妾身一定不会独活!”根一脸坚定的看着肖大锤,竟硬生生把肖大锤吓出了一身冷汗。

“根……根姑娘,绝非在下不想娶你,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只因在下是个女子,实在是不能娶你啊……”肖大锤看着紧攥住自己衣襟的手松开了,不知为何心里却一紧。

“女子吗?我竟丝毫没有察觉。”根低头自言自语,突然猛一下抬头,“没关心,我们做好姐妹吧!正好我家住纽约城,我们就结伴同行吧!”


“肖,你看那里有冰糖葫芦,我带你去吃好不好~”根并排和肖大锤走着,发现街角有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

“肖,那里有红豆饼,我给你买要不要~”根扯着肖大锤的衣袖,想拖她进客栈。

“肖,酱牛肉~”根挽着肖大锤的手指着远处的小贩。

就在这一路根竭尽全力的占肖大锤便宜与肖大锤一直冷着脸吃各种美食的时光里,她们还是到了纽约城……


纽约城是德西玛的都城,它被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被江湖中人占据,其中以以莱斯为首的黑帮控制了纽约城整个地下势力。另一部分是官场中人,其中以卡特为首的六扇门更是掌控了纽约城几乎所有官员的私隐。

这些势力所依仗的背景各不相同,以莱斯背后拥有一个情报组织“机器”,而六扇门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只知道有一派可以与“机器”分庭抗礼的门派,据说叫撒满……

“根姑娘,如今纽约城已到。”肖大锤扛着自己的锤子望向根,“你也该回家了,在下也要去武林大会报到。”


路(下)

你们觉得不是BE的可能性多大?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Finch,我需要地址和名字!”Shaw在地铁站冲Finch大叫道,“我只需要地址和名字,这对你来说不是轻而易举吗?”

“Ms.Shaw,这没有任何意义……”Finch抬头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Shaw,“她已经……”

“够了!”Shaw打断了Finch的话,“我知道她不会原谅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只要名字和地址……”

“Fine……”Finch将一张纸条递给Shaw,“Mask,曾经控制纽约黑帮,最后被Elias接手,而他也被收监,现在在监狱。”

“谢谢。”Shaw接过纸条对Finch微微一点头,“等我做完这件事,我就回归小分队。”





“Mask,你有探监的拜访者。”狱警将Mask带到一间屋子里,“束缚住他的手,他曾经试图越狱。”

“做个自我介绍吧,Shaw。”Shaw看着这个已经被捆的跟粽子一样,几乎已经丧失了做人的最后一点尊严的Mask摇了摇头。

“我说年轻人,你干嘛摇头?”虽然被束缚住双手,Mask仍然淡定自若,“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还是挺谢谢你来看我的。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人记得我Mask的。”

“嗯……事实上,我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人。”

“哦?现在的纽约城不早就翻了几次天了吗?还会有我认识的故人?”Mask那玩弄意味极重的笑容让Shaw觉得浑身不舒坦。

“这个人叫Samantha•Groves。”Shaw看着一脸不解的Mask连忙补充到,“或许你知道她另一个名字,Root”

“我好久没有听到别人说这个名字了。”Mask倚在椅背上,“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和她是……同事。”Shaw少有的露出了笑容,“那种关系的同事。”

“所以,我明白了。”Mask嘴角上挑,“你今天过来是来了解你爱人的过去对吧?”

“确实如此。”

“我也就不问为什么你不让她亲自告诉你了吧。这个故事很长,我只说一次。年轻人你可听好了。”

“因为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她现在不能原谅我……”Shaw低下头无奈的说道。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什么,你只需要听故事就好了。”





我第一次碰见Root的时候,那年我还是纽约城的老大。她找上门来说要为我工作。她当时最多也就18岁吧,却带着那副刚毅的面容说要为我工作。我虽然是心狠手辣,但也不至于那么没有良心。我将她赶走,可没过多久她又来了……我一次次的赶走她,她每一次回来都带着我敌人的详细资料。最后我还是让她加入了我们,但我一直不让她进行杀人这些工作,我只需要她提供的资料。

说起收留Root这件事也奇怪,当时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处于极深的黑暗之中,然而她也有一双媚惑人的双眼。可我清楚的知道我只要敢对她有任何觊觎之心,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后来的事就更有趣了,Root一天天长大,我的担心也一天天加深。我将她藏的很好,可我不能阻止她去和外界接触。我忧虑她会爱上一个让我和我的帮派深陷囹圄的男人或者女人,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知道这种事的存在,感情是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吗?我害怕她爱上这样一个人,我就必须亲手杀了她,亲手杀了这个我认为可能接我班的继承人。有趣的是,她没有。

我不是说她没有男朋友和女朋友,我是说她和我一起工作这十年没有任何一个爱人。我见过她很多伴侣,最长的没有超过半年,最短的不过几天。这不是有趣的部分,有趣的部分在和Root交往的每一位中,我都能看到一位故人的影子。我不认识那位故人,我只是无意中在Root的电脑包里发现了一张照片。想必Root是爱惨了她。

那十年我是看着她成长起来的,我慢慢给她布置杀人的功课,她做的很好,很干净,就像在脑内演习了不下万遍一般。但是我知道,她回来之后在厕所吐了,然后整理她那本就精致无比的妆容,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出了厕所。

我混了这么多年黑道,我仍然记得我杀的第一个人死前的模样。双眼突出,似乎要把我刻进他的骨肉一般。我同样也记得那个人把整个犯罪现场搞得有多遭,我用了多久才清理完毕。可她不一样,干净利落,还没等人反应过来那已经断了气……也许她真的是个反社会人格吧。

你知道我们这行的女人,要嘛你就特别厉害,谁也离不开你;要嘛你就特别美,谁见到你都想上。她就是这两者的综合体,她为了任务做过很多人的情妇。可等到任务结束,那些人的死相,啧啧啧,我都看不下去。身为男人的部分用小刀被划得千疮百孔……

后来Root像着了魔一样以为自己发现了上帝,她告诉我说她找到这个世界的慰籍了,她说她要离我远去。我怎么可能答应,我将她软禁,而我忘记了一件事……将所有的电子设备没收。就这样,我被关在了这里。


“所以,你要是见到Root,一定要告诉她Mask向她问好。”Mask似乎很累,他闭上了双眼沉默不语。

“你有兴趣听我诉说下面关于Root的故事吗?”Shaw双手交叉,笑着说。

“荣幸之至。”


离开了你的Root找到了我的朋友,她加入了我们的公司,和我们一起除暴安良。你听过西装男吗?他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当时我和Root可谓是水火不容,她老是爱调戏我,我总在她调戏我之后揍她一拳。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啊……我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做我们的拯救世界的英雄。

后来……我们公司陷入了危机,有一家公司一直在封杀我们。Root一直对此反抗,我们都在反抗……后来,我被那家公司俘获,成为了他们的员工。

她没有停止寻找我,她一直认为我没有死。我的确没有,我还不如死了……我和公司有了一个计划,打算做谍中谍。可纸里包不住火的,他们发现了我,Root来救我。呵,我为了表示忠心,我为了我们公司……我杀了她。我亲手杀了我的女朋友……而她甚至没有反抗,就温柔的看着我,告诉我要我保重


“不算是个美好的故事,对吧?”Shaw起身离开,“我还有未完成的事,下次再见吧……”

Root,我过完了你的一生。最天真无邪的那段时光就是你和Turing互相吐槽对方的时候吧……我想我也知道Turing这个化名是怎么得来的了。你能原谅我杀了你吗?你不用回答我,我会用我这一生去祈求你的原谅……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路(上)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今天天气很好,你还是不打算原谅我吗?”Shaw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在说着什么,“你再不原谅,我可去德州了。”


“嘿!听说了吗?又来了个纽约客。”酒吧嘈杂的音乐几乎盖住了男子的声音,“也是来找Samantha的,真不知道这姑娘在外面造了什么孽……”

“你还不知道啊,我听说她在外面和哪个有妇之夫搞上了,估计是来寻仇的。”另一位男子低声说着。

“我说伙计,我几年前可是在纽约碰到过Samantha。”第三位嚼舌根的男子自豪的昂起了他的头,“她啊~是在和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女人搞蕾丝边。嘿嘿~她是个Gay”

都说女人是长舌妇,好八卦。可这男人八卦起来丝毫不逊色于女子,他们似乎忘记了一切,甚至忽略了门外伫立着的人影……

“我想你们话太多了。”Shaw径直走进酒吧,坐在那几位男士旁边,“听你们讲,你们认识Ro……嗯,Samantha?”

“别人我还不一定认识,至于Samantha………”男子有意的停顿了下来,观察Shaw的表情,“我和她太熟了,我俩在中学是同桌。”

“嗯?”Shaw饶有兴趣的扫视了面前这位男子,脸上没有胡茬,黑色西装,没有难闻的古龙水或者所谓的男人味。看上去和德州人民的风格大相径庭。

“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叫Turing。”Turing友好的伸出了右手。

“Turing?”Shaw有意性的忽略了那只悬在半空的手,“那个计算机之父?”

“哈哈没错,就是那个计算机之父”男子爽朗的笑声在整个酒吧回荡,“不过,我的计算机水平可没有Sam好。”

死一般的沉寂,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出现在Shaw的脸上,“Anyway,Shaw.”

“So~Shaw你来这边干嘛?”Turing将一杯龙舌兰放在Shaw面前,“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Sam母亲的祭日。”

“嗯……我来这边就是找Samantha的”Shaw将面前的龙舌兰一饮而尽,“我挺想知道Samantha那个女疯子小时候的故事,你想谈谈吗?”

“哈~小时候的Sam。”Turing陷入了回忆,“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呢……”







我是转学生,第一天上学的时候被我们班主任带上讲台做自我介绍。嗯……你知道的,无论哪个学校都有一群调皮的男孩,他们在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疯狂大笑,好像我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而就在此刻……挺狗血的,Hanna制止了他们。

你要听Sam的故事,就不能不说到Hanna。Hanna让他们安静,他们居然就真的安静了……当然,我知道这是因为Hanna那发育良好的身材和极美的脸蛋。在我以为总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目光。我怎么和你形容呢,就好像是夏天里的一道寒冰,冷得刺骨。我向上帝祈祷,千万不要和冷女孩坐在一起,可惜……天不遂人愿,班主任果然让我和冷女孩坐在一起。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段不算深厚的友谊。

要说到我和Sam友谊的建立,我们还是得提到Hanna。哈,你也知道我这种金发碧眼的男生在学校很受女生欢迎的,Sam一直觉得我和Hanna有什么……就没给过我脸色看。直到有一天Hanna邀请我俩一起去她家吃晚餐,我俩才算是正式建立革命友情。

小时候我真的不知道Hanna为什么要邀请我和Sam这两个看上去就水火不相容的人,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们都骄傲,都自豪,都不屑于于人们沟通。我骄傲的资本是这张脸,而Sam值得骄傲的东西太多了,她的智商,她的电脑技术,她的容颜,她的一切一切……

说到电脑技术,我还是在一次偷窥中得知Sam原来是个电脑高手。那天是在图书馆,Sam在玩一款叫《饥荒》的游戏。说是玩游戏有点牵强了,因为她一直在用我看不懂的手法跳过关卡,最后只剩下You win的声音。我赶忙跳出来向Sam拜师让她教我几招,她只说这是她自己学会的,不知道怎么教人。

我哪里需要她教我,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契机陪在她身边。年轻时的我谁也看不上,除了Sam这个和我一样孤傲的人。可她就像我一样,谁也看不上……除了那个一直保护她的Hanna。

在我没有到德州之前,Sam被人叫做天煞孤星。好像是因为她克死了自己的父亲还是什么来着,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当时觉得好笑,觉得怎么会有人这么迷信……结果我的Sam就顶着天煞孤星这个头衔被人孤立被人欺负。如果Sam真是天煞孤星,这些人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Hanna是我和Sam友情的开始,也是友情的结束……Hanna死的那阵子,Sam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见谁也不理。我去找Mrs.Groves求她让我进去,结果进去又如何……Sam像一个丢了魂的人一样,一句话都不说,甚至不抬头看我一眼。只顾着抚摸那些Hanna送她的小礼物。说真的,我当时怒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我抓住Sam的胳膊,逼她直视我。我一遍一遍的告诉她,Hanna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再复活了。

而我的Sam狠狠的踢了我一脚,直愣愣地盯着我告诉我她知道是谁做出这等事,她发誓要让那人这辈子饱受折磨……我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过那种眼神,那种在绝望中挣扎的眼神让我毕生难忘。

后来Sam考上MIT,但她没去……她履行了她的承诺,她让那个凶手处于折磨之中,每年一本的《献给阿尔及侬的花束》必定在Hanna死期准时送到。所有人都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直瞒着我关于Sam的消息。

天呐,你说这好不好笑。我可是Sam的嫡传弟子,Sam能知道的一切我也可以知道……只是时间问题。而那个禽兽!他不止要活在Sam给他施加的折磨中,他还要活在我赠予他的压力中。每晚我都会用Hanna的声音给那个禽兽打去电话,我想通过那个禽兽的嘴得知Hanna的尸骨在何处,这样我就能让Sam回来了……或许我还能抚慰Sam的伤口,最后让Sam嫁给我……

Hey,请不要一副想打死我的表情好吗?我知道自己是在痴人说梦,Sam这一辈子都不会看上我的。我甚至还没有将我的报复实施超过一个月,父母亲就带着我搬离了德州去了芝加哥……就这样,我再也没收到过关于我的Sam的任何消息。

说到此处这个故事也就结束了,Turing将自己面前的酒轻酌一口,“我这次回来,还以为Sam会来看她母亲的……没想到还是我想多了。”

“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对Samantha有多重要。”Shaw苦笑一声,“我和她是同事,做我们这行的时不时需要化名。Samantha的其中一个化名叫Caroline•Turing”

“Turing吗?”男子脸上的笑容让Shaw觉得刺眼,“那就够了……”


“Sameen~”Root躺在Shaw的大腿上,“等到这件事过去了,我带你回德州。带你看看我的前半生好不好?”

Root,说好的前半生啊……你不能原谅我,不带我来看,来了解,我便自己来了。我碰到Turing了……的确很帅,是你在德州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吧。当然不包括Hanna。这就是你的少年时吗?Root……你的青年时又会给我带来什么惊喜?

——TBC——


我爱上了先甜后虐这种反转的变态的满足感😜


一场由狗粮引发的爱恨情仇

真是浮生偷得半日闲啊~各位看官安静吃糖和捅刀啊


“请乘坐航班AY5488飞往伦敦的旅客朋友们注意了,您的航班即将起飞,请尽快办理登机手续 ”机场广播传来了又一次催促,似乎是还有哪位旅客没有登机。

“Ms.Shaw,我的包里真的不会有毒品的……”Shaw面前这位瘦高的女士一脸无奈,“请快点搜查好吗?我的飞机快要起飞了。”

“Ms…Groves?对不起,这次是我的疏忽,请原谅。”Shaw看着地上那被自己翻的到处都是的行李,似乎还有件黑色Bra若隐若现。

“没事的,Ms.Shaw你也是为了机场的安全嘛~不过为什么警犬会冲着我乱吠啊?”Samantha似乎有些胆怯的看着那条在Shaw腿边的警犬。

“你说Bear?怪不好意思的”Shaw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那个……你行李里有Bear最爱吃的狗粮”

“噗嗤~”Samantha没忍住笑意,“原来Bear还是狗界中的吃货啊。那这袋狗粮就送给你啦~下次不要对我叫咯。”


“汪!汪!汪!”空荡荡的机场由于狗叫的回音变得嘈杂起来。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带了你最爱的狗粮。”Samantha笑得一脸无奈,“你这狗鼻子真灵啊~”

Shaw蹲下身来抚摸Bear的头,“这条狗是被我宠坏了,现在是正经事都不做了。”

“哪有~我们也会嘴馋,也会看见某些吃的走不动道啊。”Samantha也学着Shaw的样子轻拍Bear的头,“难道Ms.Shaw就没有什么让你走不动道的食物?”

“……这个有倒是有”Shaw抚摸Bear的手停止了,“Ms.Groves,为了向这两次Bear吃掉的狗粮,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

“嗯……Bear给我带来的可不只是一顿晚餐啊~”Samantha微微一笑,“不过我很乐意接受Ms.Shaw你的晚餐邀请。”

“叫我Shaw就好。”

“Samantha”


“所以,这就是让Shaw你走不动道的美食?”Samantha看着眼前没什么卖相的牛排说道。

“你别看它样子没有那些五星级酒店的好看,那味道……简直是爽过Sex啊”Shaw头都没有抬起来看Samantha一眼,也不知道是谁恬着脸约人家出来的。

“是吗~”Samantha嘴角上挑,“那今晚警官你要试试Sex吗”



纽约警局

“你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警局养你们就是让你们拿出这种破案率吗!”警局某高层将一沓资料重重的扔在了桌子上。

“我们也没办法啊……缉毒组跟Samachine这条线跟了将近两年了,除了知道头目叫Root之外什么都不清楚……”一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警员不满道。

“你很不服气吗!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去管理档案吧!”高层将小警员打发出去,“Shaw你只要将Root抓住你就是缉毒组的一员了”




“Samantha,我回来啦~”Shaw将自己的警枪随手一放,径直向厨房走去。

“嗯~这是菲力牛排?”Shaw抱住正在烹饪的Samantha的腰,“等不及想尝尝了呢~”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话说你明天当值对吗?”Samantha回头给了Shaw一个吻,“我正好要飞伦敦一趟,这次Bear总不会叫了吧~”

“嗯……那就要看某人今晚的表现咯”


“Sam~我有告诉过你今天警长说的话吗?”Shaw在Samantha光洁的后背留下深深的一吻。

“嗯哼?什么话?”Samantha半闭着眼,享受由Shaw带来的独家服务。

“警长说只要我抓到Root,我就可以进缉毒组了!”Samantha猛然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Shaw。

“Samantha你干嘛那么吃惊啦~”Shaw以为Samantha为她的升职感到吃惊,立马安慰道,“缉毒组的跟那个Root两年了,什么都没有拍到。所以我升职的可能性很小的”

“Sameen~不要去缉毒组好不好~”Samantha扯着Shaw的手撒娇道,“那些地方很危险啊,听说毒贩子都心狠手辣的”

“安啦安啦,我保证会活着回来的~”


“Machine,我想金盆洗手了……”黑暗中只听的一女子的声音。

“哦?这倒是个怪事。Root你想金盆洗手?”Machine阴狠一笑,“莫不是和那个机场的小警察假戏真做,动了真情?”

“我只想过平凡人的生活。”一辆车路过,车灯打在女子脸上,果真是Samantha的脸……

“好啊~只要你把这一票干完,我保证让你走。”

“谢谢。”

想走?没那么容易!贩毒本就是龙潭虎穴,你见过哪个活人全身而退?Root,你就好好接受我这份大礼吧。


“Detective Shaw~Detective Shaw~Detec……饶命啊!”一身形猥琐的男子在后巷被Shaw用枪抵住后背。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关于Root的情报?”Shaw将那人用手铐拷住,“Root是不是要现身了?”

“你轻点!”男子疼的直叫唤,“我听说Root就在明天晚上七点那趟飞机里,据说是刚从伦敦带回来的货。纯的很~”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Shaw解开男子的手铐,“线人费少不了你的,走吧。”

明天晚上七点的飞机,Samantha也在啊……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怎么又是伦敦……


“警察突袭!把你们每个人的行李箱都拿出来放好,我们要检查!”一巡逻警员托着枪吼道。

“请你把行李箱打开。”警员看着迟迟不肯合作的Samantha有点不爽了。

“那个,兄弟~这是我未婚妻,不会有问题的。”Shaw正欲拉着警员离开,手却被警员甩开,“不行,就算是Shaw前辈的妻子也要例行公事,请打开箱子”

“Fine~如你所愿咯~”Samantha慢慢蹲下,准备打开箱子。可就在箱子打开的那一瞬间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枪声和一颗飞向警员的子弹……

“Sam!你在做什么啊!”Shaw一脸的不敢相信。

“做什么?你看不出来吗?”Root轻蔑一笑,“我就是那个被你们找了三年都没有找到的Root啊。”

“Sam……是Root?”Shaw狠狠捏了自己一下,“这真的不是梦……”

“梦?真正的梦应该是和你在一起的这一年吧。”Root把枪瞄准Shaw,“为了不暴露自己,我不得不在你身下求欢,这一年我过的生不如死!”

“我……就那么值得你利用吗!”Shaw也拔出枪来指着Root。

“和我在一起的这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原来都是假的……都是利用我。你先是摸清楚我的底故意带Bear最喜欢的狗粮,然后在慢慢获得我的信任……最后,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是吧!”Shaw步步逼近Root,“我告诉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像你这样社会的败类,感情的人渣今天是必须交代在这的!”Shaw用枪抵住Root的太阳穴,“你以为你骗得了我吗!我才不爱你呢!我Sameen•Shaw对天起誓我要是真心喜欢Samantha•Groves就让我孤独一生!不过你给我的名字也是假的啊!假的!一切都是假的!”Shaw的食指向扳机扣去,最后只听得一声砰和一朵美丽的血红色的花朵……

Sameen……不是假的。我给你的一切都不是假的,我的名字,我的爱情,我的一切一切都不是假的……那都是真实存在的,我那颗为你而跳动的心是真的。没有遇到你之前,我的生命只不过是没有生机的死灰,和你在一起之后才变得有意义啊……原谅我今晚向你说的那些谎言,我只想让你对我的爱少一点,恨多一点……


“Detective Shaw!”Shaw的办公桌旁边涌来了一大堆人,“恭喜啊!听说你调值去缉毒组了?可真是是块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啊!以后有什么好处可别忘了兄弟们啊!”

Shaw沉默不语,只是默默的收拾她的东西。她最后只留下了一张相片,相片里她和Samantha笑得那么真实……


做个调查 觉得我每次都写BE你们小心脏会不会受不了?


幻欢

我真的真的觉得这是糖!





爱是愚人的国度,看我们演的好辛苦。






“Shaw,你需要笑开心点!”导演坐在摄像机前满脸怒容的看着Shaw,“虽然这部戏是你叔叔投资拍摄的,但是我还是需要你有一个演员的基本素养。”

“Lionel~不要这么急嘛~Sameen毕竟还只是个新手呢。等我晚上放工和她好好探讨一下就好啦~”开口说话的是被圈里人称为“图灵根”的Root,“Sameen~今晚你来我酒店房间来吧,我和你讲讲你的角色。”

Root从小就是童星,一踏进娱乐圈就因为和当时著名童星Hanna演了《献给阿尔及侬的花束》一举成名,现在是娱乐圈身价最高的女明星。Root基本没有什么绯闻,除了圈内圈外默认的Reese是她男朋友。




“Root,你让我来你酒店?”Shaw还没脱下她那刚刚拍戏的西装就进了Root的房间,“前辈要给我讲戏吗?”

“Oh~没错”Root抚上Shaw高挺的鼻梁,“现在先把衣服脱了吧。”

“是吗?”Shaw抓住Root的手看着她,“你现在和床上一点都不像。”

Root用手圈住Shaw的腰,满含笑意的直视Shaw的眼睛,“真的好想你~快一个月没见了吧~”

Shaw顺势将Root推到床上,“也不知道是谁为了一部戏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害我只能让Finch投资了。”

“对不起咯~”Root蹭了蹭Shaw的鼻尖,“我不是接到你的通知第一时间就和导演洽谈工作了嘛~”

“你以为这样就算了?”Shaw禁锢住Root的双手,“你还有利息没付呢”Shaw低头吻下Root的唇,之后种种风情无法诉说……

“早~”Root睁开眼睛向旁边伸手却发现本来在那里的女人不见了,“都不知道你怕什么,这么早就走了……”






“Root,请问你和Reese打算什么时候公布恋情呢?”在电影杀青发布会上一位记者问道。

“恩……可我们只是朋友啊~”Root思索了一下故作天真的看着那位记者。

“Root,这已经是圈内外都知道的~你就透个底呗~”记者挤眉弄眼的对Root笑。

“事实上……”Reese的话还没说完就被Shaw打断,“事实上,Root并没有和Reese谈恋爱,因为Reese是我男朋友。”

Shaw这一语就如同一枚炸弹炸开了花,记者们纷纷议论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

“这谁啊……”

“你认识吗?”

“听说是哪个家族的大小姐吧”

“停!”Root突然喝止住越演越激烈的记者们的讨论,“今天是我们电影的记者会,还希望大家多问一些关于电影的问题。”

“Root,你刚刚制止我们是因为恼羞成怒吗?”

“Root,你和这位抢了你男朋友的同事会不和吗?”

“Root……”

记者们就像看到肉的狗一样一直抓着Root不放,不免让Root头疼起来,其实头疼的不是这些八卦……而是那个坐在Reese旁边一直不敢公布她们恋情的女人。

“够了!Root前辈现在脸色不太好,我们记者会就到这里吧。谢谢大家今天的到来。”Shaw扶着Root快步离开了记者会。






“累了吧,坐会儿”Shaw搬了个椅子想让Root坐。

“别碰我……”Root轻轻移开她和Shaw的距离,“你老是这么胆小……Sam,我很怕……我怕我这只是黄粱一梦……”

“Root,你先坐下吧,你脸色不好。”Shaw像安抚小孩子一样安慰着Root。

“咳咳咳!”Reese不适时宜的走了进来,“我说你们能不能每次都拿我用挡箭牌?知道我被Root的粉丝骂成啥样了吗?”

“Reese你就当是历练啊。”Shaw转身看着Reese,“反正你不当我挡箭牌,你怎么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我家?我说的对吧。”

“咳咳~”Reese瞥了眼Shaw,“那啥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前辈你看这人~”Shaw对着坐在椅子上的人似在撒娇一般。

“Sameen,你演技太差了。”Root轻声说道。






“Root,你和Shaw最近都没有一起出席过晚会。是因为你们不和吗?”记者们等了多久才等到Root和Shaw的电影首映礼,两位主演必须出席的机会。

“啊~这个你们等明天我的记者发布会就知道啦~”Root调皮的对记者眨了眨眼。

“Shaw,请问你对Root的粉丝说你是小三有什么看法呢?你觉得这样会影响你以后的事业发展吗?”记者一路跟着不发一言的Shaw,直到走进化妆间。

“跟够了吧?现在可以走了。”Shaw将化妆间的门推开,“我清者自清”

“你!你!”记者似乎从来没有受到这种待遇一时语塞。

“你来了?!”Root听到化妆间的门被打开又被关上,“怎么这么晚?”

“因为有蚊子在我身边嗡嗡嗡啊。”Shaw随手拿起Root的眉笔,“脸凑过来。”

Root听话的把自己的脸交给Shaw在上面作画,“明天我有个记者会你来好不好~”

“嗯?什么发布会?”Shaw手上的动作没停,“是和Reese那件事有关吗?”

“嗯……差不多~”Root睁开眼睛直勾勾地望着Shaw,“你过来好不好?”

“好啊~”Shaw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我们不是不和吗?嗯?我来会不会不好?”

“你又调笑我~”Root抓住在为她描眉的Shaw的手,“到底来不来?”

“来!”Shaw坚定的回答,“前辈的记者会我一定来~”







“今天记者会到底是什么啊?”看来这位记者还是云里雾里的。

“不知道啊,Root只是说有个大新闻给我们”

“或许要承认她和Shaw不和?”

“好了好了,快看Root来了!”

“各位记者朋友你们好,可能你们现在特别困惑我为什么要开这个记者会。其实今天我是来宣布恋情的,我遇到了一个人,我和她……我们就好像天生一对。我爱她的傲娇,爱她吃牛排,爱她的一切一切……各位可能都想知道她是谁吧?”Root故意停顿了一下吊了吊记者们的胃口,“那就是……Sameen•Shaw”

镁光灯一下全部聚集到Shaw的面前,“Shaw,Root说的是真的吗?你们真的在谈恋爱?”

“Shaw你不是和Reese在谈恋爱吗?请问你是脚踩两只船吗?”

“Shaw,是不是Reese只是你和Root的挡箭牌?是不是Reese也是Gay?!”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故事的另一位主人公终于开口说话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和Ms.Root在谈恋爱。”

“Sam~你就承认了好不好”Root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Shaw。

“前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Shaw现在觉得这个女人可能有病吧……怎么会说自己和她在谈恋爱。

记者们觉得自己这次真是来的太值了,本来以为Root公布恋情还是和一个女人就是大新闻了,没想到居然另一方还不承认……他们连明天的头条都想好了,就叫“著名女星恋情发布会当天惨遭另一方拒绝”

“我……Sam你在说什么啊!”Root开始显得有点手足无措了。

“前辈,你是不是没有睡好?”Shaw不是看在相处了几个月的情分上早就翻脸了。

“我想我可能来迟了”从大门走进一名女子,“我的Root今天没睡好,大家都散了吧。”

“这不是Hanna吗?”记者们的眼光全部集中到Hanna身上。

“Hanna你能说明一下这件事吗?”

“Root刚刚是被抛弃了吗?”

“Hanna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好啦好啦~”Hanna站在Root身旁轻拍Root的手,“这些我都会告诉大家好吗~不过今天Root很累了呢。下次一定告诉大家。”




“Sam……为什么?”Root双眼放空,像个没有灵魂的人。

“哎……我就知道当初让你不去看医生是错的。”Hanna一声叹息搂住Root,“我有些东西给你看……”

Hanna打开了Root家里连Root都不知道的地下室的门,“这里就是我们的童年……”

“这些是……”Root看着Shaw小时候的照片,高中毕业照,还有各种各样的相片……唯一的相同点就是Shaw的眼睛没有对准镜头,也就是意味着这些都是被偷拍的……

“你一听到Shaw要拍电影立马就跑去给那个导演说自己也要演的时候……我就知道会出问题了”Hanna摸着Root的额头,“明天我们去找Turing看看你的臆想症好些了没好吗?”

“你的意思是……我和Shaw的一切都是假的?”

“是真是假谁又说的清楚了?你认为是真那便是真吧……”





过了没几个月Root就宣布退出娱乐圈,大家都猜测她是因为自己被Shaw甩了的原因才退出的……可这两位当事人都知道原因不是这样的。Root知道的原因是自己不能看到Shaw,看到不是自己幻想的那个Shaw……而Shaw知道的原因是自己惹到Root不开心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时候想去靠近Root,不过她再也不需要知道了,毕竟那个人已经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