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葵

再见,若有缘(鞠躬)

路(下)

你们觉得不是BE的可能性多大?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Finch,我需要地址和名字!”Shaw在地铁站冲Finch大叫道,“我只需要地址和名字,这对你来说不是轻而易举吗?”

“Ms.Shaw,这没有任何意义……”Finch抬头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Shaw,“她已经……”

“够了!”Shaw打断了Finch的话,“我知道她不会原谅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只要名字和地址……”

“Fine……”Finch将一张纸条递给Shaw,“Mask,曾经控制纽约黑帮,最后被Elias接手,而他也被收监,现在在监狱。”

“谢谢。”Shaw接过纸条对Finch微微一点头,“等我做完这件事,我就回归小分队。”





“Mask,你有探监的拜访者。”狱警将Mask带到一间屋子里,“束缚住他的手,他曾经试图越狱。”

“做个自我介绍吧,Shaw。”Shaw看着这个已经被捆的跟粽子一样,几乎已经丧失了做人的最后一点尊严的Mask摇了摇头。

“我说年轻人,你干嘛摇头?”虽然被束缚住双手,Mask仍然淡定自若,“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还是挺谢谢你来看我的。原来这世上还是有人记得我Mask的。”

“嗯……事实上,我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人。”

“哦?现在的纽约城不早就翻了几次天了吗?还会有我认识的故人?”Mask那玩弄意味极重的笑容让Shaw觉得浑身不舒坦。

“这个人叫Samantha•Groves。”Shaw看着一脸不解的Mask连忙补充到,“或许你知道她另一个名字,Root”

“我好久没有听到别人说这个名字了。”Mask倚在椅背上,“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和她是……同事。”Shaw少有的露出了笑容,“那种关系的同事。”

“所以,我明白了。”Mask嘴角上挑,“你今天过来是来了解你爱人的过去对吧?”

“确实如此。”

“我也就不问为什么你不让她亲自告诉你了吧。这个故事很长,我只说一次。年轻人你可听好了。”

“因为我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她现在不能原谅我……”Shaw低下头无奈的说道。

“你不需要向我解释什么,你只需要听故事就好了。”





我第一次碰见Root的时候,那年我还是纽约城的老大。她找上门来说要为我工作。她当时最多也就18岁吧,却带着那副刚毅的面容说要为我工作。我虽然是心狠手辣,但也不至于那么没有良心。我将她赶走,可没过多久她又来了……我一次次的赶走她,她每一次回来都带着我敌人的详细资料。最后我还是让她加入了我们,但我一直不让她进行杀人这些工作,我只需要她提供的资料。

说起收留Root这件事也奇怪,当时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处于极深的黑暗之中,然而她也有一双媚惑人的双眼。可我清楚的知道我只要敢对她有任何觊觎之心,我将死无葬身之地。

后来的事就更有趣了,Root一天天长大,我的担心也一天天加深。我将她藏的很好,可我不能阻止她去和外界接触。我忧虑她会爱上一个让我和我的帮派深陷囹圄的男人或者女人,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知道这种事的存在,感情是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吗?我害怕她爱上这样一个人,我就必须亲手杀了她,亲手杀了这个我认为可能接我班的继承人。有趣的是,她没有。

我不是说她没有男朋友和女朋友,我是说她和我一起工作这十年没有任何一个爱人。我见过她很多伴侣,最长的没有超过半年,最短的不过几天。这不是有趣的部分,有趣的部分在和Root交往的每一位中,我都能看到一位故人的影子。我不认识那位故人,我只是无意中在Root的电脑包里发现了一张照片。想必Root是爱惨了她。

那十年我是看着她成长起来的,我慢慢给她布置杀人的功课,她做的很好,很干净,就像在脑内演习了不下万遍一般。但是我知道,她回来之后在厕所吐了,然后整理她那本就精致无比的妆容,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出了厕所。

我混了这么多年黑道,我仍然记得我杀的第一个人死前的模样。双眼突出,似乎要把我刻进他的骨肉一般。我同样也记得那个人把整个犯罪现场搞得有多遭,我用了多久才清理完毕。可她不一样,干净利落,还没等人反应过来那已经断了气……也许她真的是个反社会人格吧。

你知道我们这行的女人,要嘛你就特别厉害,谁也离不开你;要嘛你就特别美,谁见到你都想上。她就是这两者的综合体,她为了任务做过很多人的情妇。可等到任务结束,那些人的死相,啧啧啧,我都看不下去。身为男人的部分用小刀被划得千疮百孔……

后来Root像着了魔一样以为自己发现了上帝,她告诉我说她找到这个世界的慰籍了,她说她要离我远去。我怎么可能答应,我将她软禁,而我忘记了一件事……将所有的电子设备没收。就这样,我被关在了这里。


“所以,你要是见到Root,一定要告诉她Mask向她问好。”Mask似乎很累,他闭上了双眼沉默不语。

“你有兴趣听我诉说下面关于Root的故事吗?”Shaw双手交叉,笑着说。

“荣幸之至。”


离开了你的Root找到了我的朋友,她加入了我们的公司,和我们一起除暴安良。你听过西装男吗?他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当时我和Root可谓是水火不容,她老是爱调戏我,我总在她调戏我之后揍她一拳。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时光啊……我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只需要做我们的拯救世界的英雄。

后来……我们公司陷入了危机,有一家公司一直在封杀我们。Root一直对此反抗,我们都在反抗……后来,我被那家公司俘获,成为了他们的员工。

她没有停止寻找我,她一直认为我没有死。我的确没有,我还不如死了……我和公司有了一个计划,打算做谍中谍。可纸里包不住火的,他们发现了我,Root来救我。呵,我为了表示忠心,我为了我们公司……我杀了她。我亲手杀了我的女朋友……而她甚至没有反抗,就温柔的看着我,告诉我要我保重


“不算是个美好的故事,对吧?”Shaw起身离开,“我还有未完成的事,下次再见吧……”

Root,我过完了你的一生。最天真无邪的那段时光就是你和Turing互相吐槽对方的时候吧……我想我也知道Turing这个化名是怎么得来的了。你能原谅我杀了你吗?你不用回答我,我会用我这一生去祈求你的原谅……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