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葵

再见,若有缘(鞠躬)

路(上)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今天天气很好,你还是不打算原谅我吗?”Shaw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在说着什么,“你再不原谅,我可去德州了。”


“嘿!听说了吗?又来了个纽约客。”酒吧嘈杂的音乐几乎盖住了男子的声音,“也是来找Samantha的,真不知道这姑娘在外面造了什么孽……”

“你还不知道啊,我听说她在外面和哪个有妇之夫搞上了,估计是来寻仇的。”另一位男子低声说着。

“我说伙计,我几年前可是在纽约碰到过Samantha。”第三位嚼舌根的男子自豪的昂起了他的头,“她啊~是在和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女人搞蕾丝边。嘿嘿~她是个Gay”

都说女人是长舌妇,好八卦。可这男人八卦起来丝毫不逊色于女子,他们似乎忘记了一切,甚至忽略了门外伫立着的人影……

“我想你们话太多了。”Shaw径直走进酒吧,坐在那几位男士旁边,“听你们讲,你们认识Ro……嗯,Samantha?”

“别人我还不一定认识,至于Samantha………”男子有意的停顿了下来,观察Shaw的表情,“我和她太熟了,我俩在中学是同桌。”

“嗯?”Shaw饶有兴趣的扫视了面前这位男子,脸上没有胡茬,黑色西装,没有难闻的古龙水或者所谓的男人味。看上去和德州人民的风格大相径庭。

“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叫Turing。”Turing友好的伸出了右手。

“Turing?”Shaw有意性的忽略了那只悬在半空的手,“那个计算机之父?”

“哈哈没错,就是那个计算机之父”男子爽朗的笑声在整个酒吧回荡,“不过,我的计算机水平可没有Sam好。”

死一般的沉寂,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出现在Shaw的脸上,“Anyway,Shaw.”

“So~Shaw你来这边干嘛?”Turing将一杯龙舌兰放在Shaw面前,“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Sam母亲的祭日。”

“嗯……我来这边就是找Samantha的”Shaw将面前的龙舌兰一饮而尽,“我挺想知道Samantha那个女疯子小时候的故事,你想谈谈吗?”

“哈~小时候的Sam。”Turing陷入了回忆,“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呢……”







我是转学生,第一天上学的时候被我们班主任带上讲台做自我介绍。嗯……你知道的,无论哪个学校都有一群调皮的男孩,他们在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疯狂大笑,好像我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而就在此刻……挺狗血的,Hanna制止了他们。

你要听Sam的故事,就不能不说到Hanna。Hanna让他们安静,他们居然就真的安静了……当然,我知道这是因为Hanna那发育良好的身材和极美的脸蛋。在我以为总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目光。我怎么和你形容呢,就好像是夏天里的一道寒冰,冷得刺骨。我向上帝祈祷,千万不要和冷女孩坐在一起,可惜……天不遂人愿,班主任果然让我和冷女孩坐在一起。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一段不算深厚的友谊。

要说到我和Sam友谊的建立,我们还是得提到Hanna。哈,你也知道我这种金发碧眼的男生在学校很受女生欢迎的,Sam一直觉得我和Hanna有什么……就没给过我脸色看。直到有一天Hanna邀请我俩一起去她家吃晚餐,我俩才算是正式建立革命友情。

小时候我真的不知道Hanna为什么要邀请我和Sam这两个看上去就水火不相容的人,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们都骄傲,都自豪,都不屑于于人们沟通。我骄傲的资本是这张脸,而Sam值得骄傲的东西太多了,她的智商,她的电脑技术,她的容颜,她的一切一切……

说到电脑技术,我还是在一次偷窥中得知Sam原来是个电脑高手。那天是在图书馆,Sam在玩一款叫《饥荒》的游戏。说是玩游戏有点牵强了,因为她一直在用我看不懂的手法跳过关卡,最后只剩下You win的声音。我赶忙跳出来向Sam拜师让她教我几招,她只说这是她自己学会的,不知道怎么教人。

我哪里需要她教我,我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契机陪在她身边。年轻时的我谁也看不上,除了Sam这个和我一样孤傲的人。可她就像我一样,谁也看不上……除了那个一直保护她的Hanna。

在我没有到德州之前,Sam被人叫做天煞孤星。好像是因为她克死了自己的父亲还是什么来着,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当时觉得好笑,觉得怎么会有人这么迷信……结果我的Sam就顶着天煞孤星这个头衔被人孤立被人欺负。如果Sam真是天煞孤星,这些人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Hanna是我和Sam友情的开始,也是友情的结束……Hanna死的那阵子,Sam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见谁也不理。我去找Mrs.Groves求她让我进去,结果进去又如何……Sam像一个丢了魂的人一样,一句话都不说,甚至不抬头看我一眼。只顾着抚摸那些Hanna送她的小礼物。说真的,我当时怒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我抓住Sam的胳膊,逼她直视我。我一遍一遍的告诉她,Hanna已经死了,永远都不会再复活了。

而我的Sam狠狠的踢了我一脚,直愣愣地盯着我告诉我她知道是谁做出这等事,她发誓要让那人这辈子饱受折磨……我这辈子都没有看到过那种眼神,那种在绝望中挣扎的眼神让我毕生难忘。

后来Sam考上MIT,但她没去……她履行了她的承诺,她让那个凶手处于折磨之中,每年一本的《献给阿尔及侬的花束》必定在Hanna死期准时送到。所有人都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一直瞒着我关于Sam的消息。

天呐,你说这好不好笑。我可是Sam的嫡传弟子,Sam能知道的一切我也可以知道……只是时间问题。而那个禽兽!他不止要活在Sam给他施加的折磨中,他还要活在我赠予他的压力中。每晚我都会用Hanna的声音给那个禽兽打去电话,我想通过那个禽兽的嘴得知Hanna的尸骨在何处,这样我就能让Sam回来了……或许我还能抚慰Sam的伤口,最后让Sam嫁给我……

Hey,请不要一副想打死我的表情好吗?我知道自己是在痴人说梦,Sam这一辈子都不会看上我的。我甚至还没有将我的报复实施超过一个月,父母亲就带着我搬离了德州去了芝加哥……就这样,我再也没收到过关于我的Sam的任何消息。

说到此处这个故事也就结束了,Turing将自己面前的酒轻酌一口,“我这次回来,还以为Sam会来看她母亲的……没想到还是我想多了。”

“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对Samantha有多重要。”Shaw苦笑一声,“我和她是同事,做我们这行的时不时需要化名。Samantha的其中一个化名叫Caroline•Turing”

“Turing吗?”男子脸上的笑容让Shaw觉得刺眼,“那就够了……”


“Sameen~”Root躺在Shaw的大腿上,“等到这件事过去了,我带你回德州。带你看看我的前半生好不好?”

Root,说好的前半生啊……你不能原谅我,不带我来看,来了解,我便自己来了。我碰到Turing了……的确很帅,是你在德州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吧。当然不包括Hanna。这就是你的少年时吗?Root……你的青年时又会给我带来什么惊喜?

——TBC——


评论(11)

热度(19)

  1. 小葱花梦中的葵 转载了此文字
    看作者知BE系列。。。边被虐的咬被角哭,边觉得虐得很爽【我果然是个抖M